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无障碍辅助浏览
难忘的婚礼
来源:朝阳市残疾人联合会 作者:吉卫东 发布时间:2014-10-29

   

 

 

 

 

 

    参加婚礼,是一件让人感受喜庆、美好、温馨、浪漫的事情。而2014年的金秋时节,我到山东济南参加男排国手寇志超和亢雯娟的婚礼,不仅分享了他们的幸福,更对山东人的豪爽、体育人的真诚,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我与寇志超相识于2008—2009年度全国男排联赛。当时,辽宁男排的主场在朝阳,我有幸观看了全部9场比赛。观赛中,我对辽宁男排接应二传寇志超在赛场上大幅度的跑动、跳跃的高度、空中变幻的动作、扣球的威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联赛结束后,我仍长时间沉浸在比赛带给我的力与美的享受之中。出于对体育精神的崇尚,对体育人的钦敬,我致信寇志超,赞誉了他的排球技艺,表达了我的祝福与希望。想不到,2009年3月2日寇志超给我发来手机短信,他表示收到我的信很惊喜也很意外,感谢我对他的鼓励和支持,希望我们成为朋友和亲人。由此,我们建立了短信联系,通过短信谈排球、谈生活、谈世事、谈未来。
    六个月后的9月5日,我收到寇志超的短信,他告诉我,他和队友来朝阳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了。我立即约上两位好友,赶到他所住的酒店与他会面。从赛场远观到近在眼前, 20岁的寇志超,身高2.03米。他话语不多,却待人诚恳。他告诉我,他是由山东队交流到辽宁队的,很高兴在异乡能得到我的关心和支持。寇志超风华正茂、我已年逾50,他是体育健儿,我身体残疾,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如同老友相逢。
    10月3日是农历中秋节。晚上,我到酒店去看望寇志超。正值他的山东老乡邀请辽宁队主力隋胜盛和他及山东籍队友匡奇到家里吃饭,我被盛邀同行。吃饭中,寇志超细心的把剥出的蟹黄夹到我的碗里。道别后,我刚回到家,就收到寇志超的短信,问我到家没有,我说到了,他说,那我就放心睡觉了。这孩子虽然年龄不大,却能懂得关心他人。10月底,他结束了在辽宁的生活,返回山东。此后,我一直关注着他参加的每一场比赛,特别是电视直播,比赛结束后,我总要把解说员对他的评论转告给他,顺便加上我的观感,对于我这个外行人评球,他总是认真的回复。
    2014年3月,寇志超入选国家男排。9月16日,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告诉我刚从波兰参加男排世锦赛回来,明天就要去韩国仁川参加亚运会。我照例嘱咐一番后,问他还有什么事情,他停顿一下,腼腆的说,他10月12日结婚,希望我能参加他的婚礼,我当然高兴的应允。
    10月11日下午,我和朋友抵达济南他的婚礼酒店后,没入住房间,先到婚礼大厅查看,正遇山东男排主教练辛春生,他以主人的身份热情的接待我们。入住后,我在酒店走廊遇到寇志超,他说,叔,我忙懵了。我知道,他10月5日才从北京返回济南,而这时距离他的婚期只有一周的时间了,他怎能不忙,好在有他贤慧能干的女友亢雯娟在全力筹办。
    晚上,寇志超曾经的队友苏延兴打来电话,他说,小寇忙,顾不上照顾你,我请你出去吃饭吧。我与延兴是网上好友,但却素未谋面,怎好赴约。我正在犹豫,可延兴已经打车来到酒店。在堵车的济南,我们乘车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主城区。苏延兴找了一家正宗的鲁菜馆,点了好多的菜,让我们品尝。饭后,他又热情的陪我们夜游济南,如数家珍的向我们介绍济南的历史和现在,他的热情、真诚、豪爽让我十分感动。
    10月12日,婚礼当天,我早早的来到婚礼大厅,如同进入了巨人世界,寇志超的队友们大多身高在1.90米左右,更有几位身高在2米以上。在这里我见到了赛场上叱咤风云的山东籍国家男排队员李润铭、耿鑫、季道帅、宋健伟,他们阳光、帅气、礼貌、友善,与我一见如故。其中的刘濛,还与我悄悄的述说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婚礼大厅处处充满了浓郁的排球氛围。台上的方桌叠放着三层11个排球,还有50个乒乓球大小的排球悬挂在帷幕前,每一位客人得到的喜糖礼盒,是新娘亢雯娟亲手制作的排球造型。我荣幸的被邀请与一对新人的父母,并肩坐在婚礼现场的最前排。
    正午,山东男排教练张震宇以宏亮的声音宣布,寇志超、亢雯娟新婚典礼开始。寇志超在美妙的音乐和真情的歌声中,迎请了他的新娘。帷幕上方一个小排球缓缓垂下,上面挂着一对白金戒指,一对新人相互深情配戴。山东省排管中心主任张亮为他们证婚,寇志超家乡潍坊市体育局的局长耿文致辞。随后,主持人高声宣布,今天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来到现场,新郎说,这个人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良师益友,有请他发表贺词。这时寇志超放开与新娘牵着的手,快步来到我的面前,搀扶我上台讲话。我以十分喜悦的心情,向一对新人送去我美好的祝福,并真诚的希望他们倾心事业、孝敬父母、夫妻恩爱、尊老敬友、追求高尚。
    婚礼结束后,当我步出婚礼大厅时,著名的男排国手、山东男排队长李润铭执意挽手相送。他说,在小寇最困难,最迷茫的时候是你帮助了他,鼓舞了他,我们大家都感谢你。其实,我觉得真的没有为寇志超做过什么,只是尽了一个长辈和朋友关怀的责任,但在寇志超和他的教练、队友身上,我却感觉到了跨越地域、年龄、职业、身体状况的人间真情。